导航
关闭

拉手创业新闻快讯

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点子 - 正文

广西新闻频道记者连线10岁被害女童母亲:一个道歉都没有,还我女儿公道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22 浏览:

本文转自【广西新闻频道】;

2018年10月,灵山县10岁女童杨某燕在卖百香果回家途中,被同村男子杨光毅强奸后死亡。勤快懂事的女童无辜惨死,凶手手段还极其残忍,此案一度引发众多关注。近日,凶手杨光毅二审由死刑改判为死缓,但今天上午,情况似乎又有了变化,最高人民法院在官网上发布消息,决定对杨光毅强奸案调卷审查。

据了解,2009年时,杨某燕的父亲在工地上为了救一名溺水的学生不幸溺亡。十多年来,杨某燕母亲一个人拉扯几个孩子,靠打工做散活来支撑这个家,女儿的离去更是对家人的沉痛的打击。

二审判决下来后,杨某燕母亲茶饭不思,整个人特别憔悴。

杨某燕母亲 陈礼言:

凶手一家搬走了,不见人。(记者:他们现在赔了你们家多少钱)没有没有,连抢那个我的女儿32块钱都还没有还给我们,一个道歉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如果服刑完放他出来,你看以后我的孩子还有没有安全感?他这个凶手太残忍了,而且跟他也无冤无仇,还我女儿一个公道。

杨某燕舅舅:

北京来的律师,他今天飞到北海,免费帮我打这个官司,就是希望死刑,因为太残忍了,太残忍了。

案件回顾

2018年10月4日,被害人杨某燕背着刚摘的果子,独自前往离家不过500米的百香果收购点,换回了32元。

但在回家途中遭同村29岁未婚青年杨光毅强奸及杀害,32元钱也被抢走。

两天后,杨某燕遗体在一个山头的杂草丛中被发现,遗体被装百香果的蛇皮袋包裹着。

杨某燕二姐 杨晓莹:她的头看起来就像是受伤了,肿起来,就像被打了一样,然后只穿了衣服,裤子是没有的,脖子就像被捏过,很肿,青紫青紫的。

随后,杨光毅在家人的劝说下投案自首。

2019年7月12日,一审法院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决:被告人杨光毅奸淫幼女,致人死亡,其行为构成强奸罪。犯罪动机极其卑劣,手段极其残忍,情节极其恶劣,判处杨光毅犯强奸罪,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责令退赔32元给杨晓燕母亲陈礼言。随后,杨光毅不服判决提出上诉。

今年3月25日,二审法院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撤销了一审法院关于杨光毅的判决,“根据有自首情节等案件具体情况”改判杨光毅犯强奸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对杨光毅限制减刑。

对于这次改判当中提到的自首情节,法律界人士是这样分析的。

广西华胜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 梁鹏:自首是可以从轻或减轻,或者免于刑事处罚,是有这个规定,它这里强调是“可以”,不是“应当”。对于一些这个重大的,情节特别恶劣的一些刑事案件,自首不能成为免死的通行证。

律师表示,目前我国对死刑案件的证据审核非常严格,改判是司法机关经过综合考虑形成的判决。而最高人民法院决定对此案调卷审查,是在维护司法的公信力。

广西华胜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 梁鹏:最高人民法院有权对各级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进行监督,通过这个调卷审查以后,对这个案件的一个认定的事实和量刑,作出一个公正的回应。

北京市尚衡(南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 黄海林:我国的刑法里面也规定了,你奸淫这个幼女的话本来就是要进行从重,而且他也没有取得被害人家属的一个谅解,也没有刑事附带民事方面的赔偿,而且我国虽然说有这样一个政策控制死刑,慎用死刑,但是它并没有取消这个死刑。那最高人民法院将这个案情进一步地进行解释,那实际上它在一定程度它也维护了司法的公信力。

最高法决定对广西钦州杨光毅强奸一案调卷审查,意味着什么?今天,央视发表评论↓↓↓

央视热评

回应公众关切 提升司法公信

10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通报,经研究决定,对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终审的杨光毅强奸一案调卷审查。

2018年10月,广西灵山10岁女童杨某某卖百香果回家途中被同村男子杨光毅强奸后死亡。一审法院以强奸罪判处杨光毅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今年3月,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杨光毅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对其限制减刑。

本案系针对未成年人的犯罪,犯罪情节极其恶劣、社会危害极其严重,经媒体报道后,引发公众广泛关注,争议持续发酵。最高人民法院对案件调卷审查,是对公众关切的积极回应,体现了舆论和司法的良性互动。

“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是司法工作的最终目标。当一部分人民群众未能从本案的审判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时候,对案件进行审查,有问题,及时通过审判监督程序予以纠正;没问题,就公众不了解、不理解之处做进一步释明,可有效消除公众疑问,提升司法公信力。

二审法院作出改判的依据,是被告人杨光毅有自首情节。关于自首,刑法规定“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可以”是一种倾向性意见,对自首的被告人,原则上要从轻,但立法表述用“可以”而非“应当”,就是考虑到例外情况。对于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社会危害特别严重的罪犯,即使有自首情节,也可不从轻处罚。

二审法院因杨光毅自首而改判,是否经得起法律推敲,是争议的最大焦点。反对改判者认为,被告人因自首免死,不仅对本案被害人不公,“自首即可免死”的信号一旦产生误导,公共安全也将面临更大挑战。

最高人民法院调卷审查,并不意味着二审改判一定有问题。但考虑到围绕自首法律适用的争议,以及这种争议对司法公信力可能的损害,作为最高司法机关,最高人民法院通过调卷审查,对相关问题作出更权威、更符合立法本意的判断,不仅可以对本案“一锤定音”,也可为今后类似案件的办理提供一个标杆。

最高人民法院审查后,如果认为二审改判有问题,可通过提审或指定下级法院再审的方式予以纠正。即使最高人民法院审查后认为没问题,也不意味着案件“到此为止”,如果检察机关认为改判不当,可通过抗诉启动审判监督程序,让被告人罚当其罪,这样的目标一定要实现,也一定能够实现

我们相信法律一定会公正严明的审判

希望小姑娘和她家人

等来一个合理的结果

记者 | 汤婧 蒲润新

相关文章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